人渣Muyi

COC&SCP基金会狂信‖美剧爱好‖D5杰佣不拆逆‖
神话/猎奇/黑童话恶趣味/
现实san0玩家。
PPS:主要从事搜糖&出小破文事业。

【碎碎念】关于热爱反派这件事
(关于我们看的真是同一本书吗?
不得不说名著里的反派磕起来太美妙,作为每次看书都清奇地走反派线的人,在此收录一些个人十分中意的反派人物片段,作为纪念。
——————《巴黎圣母院》——————
————克洛德·弗罗洛副主教————

卡西莫多对谁都满怀仇恨和嫌恶,唯有一人例外,那就是克洛德·弗罗洛。卡西莫多爱他胜过爱教堂,甚至爱得更深。

事情很简单。他是克洛德·弗罗洛收养和抚育成人的。小时候,每当恶狗和顽童跟在他后面狂吠乱叫,他总习惯在克洛德·弗罗洛的双膝之间寻求避难。克洛德·弗罗洛教他说话、读书和写字。克洛德·弗罗洛让他当了圣母院的敲钟人,把那口大钟许配给卡西莫多,就好比把朱丽叶许配给罗密欧。

因此,卡西莫多对弗罗洛的感激是由衷的、热烈的、无穷无尽的。尽管他的养父脸上常常阴云密布,言辞简单生硬,不容置辩,但他的感激之情从没有因此减弱过。卡西莫多是副主教最卑顺的奴隶,最听话的奴仆,最警觉的看门狗。可怜的卡西莫多的耳朵被钟声震聋后,他和克洛德·弗罗洛就改用手势进行交流,这套神秘的手语只有他们自己看得懂。这样,副主教就成了卡西莫多唯一还与之保持着联系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他只同两样东西打交道,一个是巴黎圣母院,一个是克洛德·弗罗洛。

副主教对敲钟人的威力无可比拟,而敲钟人对副主教的依恋也是世上罕见。只要看到克洛德做一个手势,为了使他高兴,卡西莫多就会马上从圣母院的钟楼顶上冲下来。卡西莫多的体力那样充沛,却盲目地交给另一个人使唤,这是异乎寻常的。无疑,这里面有儿子对父亲的孝顺、奴仆对主人的依恋,也有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迷惑。这是一个愚昧、笨拙的可怜人对一个深邃、睿智、有权有势聪明人的俯首帖耳、垂目乞怜。最后,而且是最重要的,是知恩图报。这种报恩思想已经登峰造极,我们无法把它同什么进行比较。这样一种品德在人类当中是找不到例子的。因此,我们说卡西莫多爱副主教,胜过狗、马或大象爱它们的主人。

OS:小主教真的超可爱(//∇//),疯狂安利音乐剧版《巴黎圣母院》的首发视频。
OS:做为一名合格的反派,小主教有在hiahiahia邪魅娟狂(pei)的狂笑后被卡西小天使踹下去领了便当。
OS:小卡凶巴巴,但这个双箭头是什么秘之好吃。(对不起对不起)
OS:才不会告诉你为他难受了好久。
OS:音乐剧版里著有:“都怪你之歌”、“唠嗑之歌”、“选我还是去死之歌”。

——————《达芬奇密码》——————
————雷·提彬爵士————

声音震耳欲聋。

那架已经停在机库里的螺旋桨飞机虽然已经停止了旋转,但引擎还在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声。“猎鹰者”号机身朝外准备再次起飞,飞机来了个180度大转弯,然后摇晃着向停机库的前面驶去。爱德华兹看到了驾驶员的那张脸,他露出既惊讶又恐惧的神色。面对这么多警车的包围,有这样的反应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驾驶员终于将飞机停了下来,并关小了引擎的声音。警察蜂拥而至,在飞机四周摆好了架势。爱德华兹跟着肯特警察局的检察官小心翼翼地向飞机的舱口走去。过了几秒钟,机舱的门“砰”的一声打开了。

雷·提彬出现在舱口,飞机的电动舷梯平稳地放了下来。他一边紧盯着外面数不清的对准他的枪,一边将身子倚靠在拐杖上。他搔了搔头,说:“西蒙,我不在的时候,你是不是中了警察的六合彩票了?”他的语气里,更多的是迷茫,而不是关切。

爱德华兹走上前,他强咽下沁入喉中的雾水。“早上好,爵士,我为造成这样混乱的局面向你道歉。我们发生了泄漏事故,可你的驾驶员答应把飞机开到航空集散站去呢。”

“是的是的,不过是我让他到这里来。我有个约会要迟到了。我付了停机库的钱,但你们竟胡说什么是为避免油泵泄漏的事故起见,这未免太小心了吧。”

“爵士,恐怕这次你是趁我们没做准备就跑来的吧。”

“这我知道,我是没作此行安排。我觉得,你我之间的关系,真得用新药方来好好处理一下哩。我还以为我是到这里来休养的呢。”
警察们彼此交换着眼色。爱德华兹眨了眨眼睛,说:“很好,爵士。”

肯特郡的检察官走上前,说:“恐怕你还得在飞机上再等半小时左右。”

提彬并不为之所动,他摇摇晃晃地走下舷梯:“这不可能。我跟医生已经约好了。”他来到停机坪,说:“如果失约我可担待不起。”

检察官再次挺身挡住了提彬的去路,不让他从飞机上下来。“我是奉法国警署之命而来的。他们说在你的飞机上藏有至今逍遥法外的逃犯。”

提彬顶了肯特警察局的检察官很长一段时间,突然大笑起来:“你该不是在玩什么暗箱游戏吧?太有意思啦!”

检察官毫不退让:“先生,我可是认真的。法国警方说你飞机上可能还藏有一名人质。”
仆人雷米出现在舷梯顶端的舱口。“我倒是很想找个人质给雷爵士干活呢,但他向我保证说我随时可以走。”雷米看看表。“先生,我们真的要迟到了。”他朝停机库很远的角落里那辆“美洲虎”加长高级轿车点了点头。这辆庞大的汽车全身漆黑,车窗玻璃呈灰黑色,轮胎是白色的。“我去把车开过来。”雷米开始向舷梯下走来。

“我们不能让你走。”检察官说道:“你们两位还是请回吧。法国警方马上会来这里。”
提彬于是望着西蒙·爱德华兹:“西蒙,看在上帝的份上,这太荒唐了吧!飞机上根本没其他人。跟往常一样,只有雷米、驾驶员和我三个人。或许你可以做中间人。你到飞机上去瞧瞧,看是否还有其他什么人。”

爱德华兹觉得自己身不由己了。“好的,爵士,我去看看。”

“看你个头!”肯特警察局的长官高声叫嚷,很明显他对比金山机场的事早有所闻,所以他怀疑西蒙·爱德华兹可能会撒谎,以便能留住提彬这样的客户,继续与比金山机场交往。“我自己去。”

提彬摇摇头。“你不行的,长官。这可是私人财产。如果你没有搜查令,我看你还是乖乖地呆一边去吧。在此,我也给你一个总算说得过去的机会。我只允许爱德华兹先生到上面去查。”

“你想得倒美!”

提彬的表情顿时冷淡下来:“长官,我想我没时间跟你玩什么把戏。我跟医生的预约已经迟到了,我得走了。如果你非要阻止,就朝我开枪吧。”提彬说着,便和雷米绕过这位长官,穿过停机库,向停靠在角落里的豪华轿车走去。

肯特警察局的长官望着提彬挑衅性地从他身边蹒跚而过,不禁对此人萌生一种说不出来的厌恶。来自特权阶层的人,总觉得自己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但他们是不行的。那位长官转过身,瞄准了提彬的背:“站住!否则我要开枪了。”

“那你就开吧。”提彬头也不回,继续大步流星向前走。“我的律师会一刀剁了你下面的家伙,煮熟当早饭吃。如果你没搜查证就跑到我的飞机上去,那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装腔作势,吓唬谁呀。警察局的检察官对此无动于衷。尽管从正常的法律程序上讲,提彬是对的,警方要登上他的飞机,必须有证件才行,然而由于这次飞行的始发地是在法国,而且神通广大的贝祖·法希给了他这样的权力,所以肯特警察局的这位长官自信,如果他能在飞机上找到提彬似乎刻意隐藏的东西,那他今后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截住他们。”他大声命令道:“我到飞机上去看看。”

他的下属即刻跑过去,拿枪瞄准了提彬和雷米,并用身体挡住了他们走向轿车的去路。
提彬回过头:“长官,我可是最后一次警告你。要上我的飞机,你最好想都别想。不然的话,你会后悔的。”

然而长官没有理会,他紧抓住扶手,朝飞机的舷梯上爬去。他来到舱口,往里面瞧了几眼。过了一会,他才走进机舱。他到底看到什么了?

只有那个驾驶员满脸恐惧地蜷缩在飞机的座舱里,除此以外,整架飞机都是空荡荡的,连个人影也没有。他快速的在浴室里、椅子中间以及行李区里搜查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更不用说有人了。

贝祖·法希上尉究竟在想些什么?雷·提彬似乎并没有撒谎呢。

这位肯特警察局的检察官孤零零地站在空旷的机舱里,拼命地咽下几口气。妈的!他红着脸回到舷梯口,目不转睛地看了对面的提彬与他的仆人几眼。此时,他俩站在豪华汽车的附近,正处在枪口的威胁之下。“放他们走。”长官命令道:“我们接到错误的情报了。”

即使隔着那么远,提彬的那双眼睛仍然让人不寒而栗:“我的律师会打电话找你的。另外就是,你们以后再也不要随便相信法国的警察了。”

提彬的仆人打开那辆加长豪华车的后门,扶着瘸腿的主人坐到车后的椅子上,接着走到车的前方,挨着车轮钻了进去,然后开动马达。警察们慌忙散开,“美洲虎”飞速地冲出了停机库。

“伙计,戏演的真棒!”等到轿车加快速度离开了机场,提彬在车后高兴的嚷嚷。他又掉转头,看着偌大的车里模糊不清的前方,问了一句:“各位,感觉还舒服吧?”

兰登无力的点了点头。他和索菲还蜷缩在地上,那个被绑起来并被堵上嘴的白化病患者,此刻就躺在他们身旁。

早些时候,当“猎鹰者”号驶入空荡荡的停机库时,雷米在飞机中途转弯时还没等它停下来,就已经先把舱口打开了。在警察紧跟而来的那会儿,兰登与索菲一把将修道士拖下舷梯。很快躲到车子的后面,不见了。接着飞机的引擎声又惊天动地地响起来,等警车赶到停车库,飞机已经转了180度的弯。

此刻,这辆豪华轿车正飞快的向肯特郡奔去,兰登和索菲爬到车后,将绑着的修道士撂在地上。他们找了一张面对着提彬的长椅坐下。那名英国佬狡黠的朝他们一笑,打开车内吧台的橱柜,冲他们说道:“两位要不要喝点饮料,比如塞尔查矿泉水,或者吃点饼干、土豆片、果仁什么的?”

索菲和兰登一起摇头。

提彬咧嘴笑了笑,关上了橱柜:“那好,那我们开始研究这骑士的坟墓吧……

OS:没错,这是反派boss,兼职主角兰登先生的好基友。
OS:也可能是好基友简直反派boss。
OS:提彬爵士一路Carry,主角的反派好基友,看看设定带感如斯!
OS:此处《达芬奇密码》原著党,没看过剧版,不关系任何剧版人物的见解。
OS:没死,机关算尽还是栽在了男主身上。
OS:试图将主角邀为同道的小可怜,该苏的时候真的苏炸。

赌气ing躲身后什么的……可爱过分了啊三酱!!(诈尸)
这对官糖甜炸/。

【碎碎念】

D5人格
对不起,以为你是个恐怖游戏
其实你是个恋爱游戏。

我一个新萌
被教程吓到
第二盘同伴死光光
门是开了
迷路找不到出口
可怜的我抱膝躲在墙角。

然后
被发现了
被敌方抱着出去了。

???

还tm是公主抱。

【碎碎念】

纪念第一次COC跑团完结。
2018/7/3/11:00

pc奥 雷里亚诺。
是个信用15的欺诈师。
0武力值。
但十分欠揍且油嘴滑舌。
撬锁谜之强,可以改行了。
多次被被同行调查员摄影师先生威胁。
老师,他动不动掏枪。

最后黎明的曙光中,快结团了。
骰了个一直没用过的只有25的魅惑。
过了还行。
摄影师先生60理智没过还行。
好了,
估计要在一起了。

【镇魂】这就是掉马后的巍澜

这对的张力太……我甚至学会了剪辑。
因为……
官方太甜了更本不用改啊啊啊!

There is always magnificence in villain.
For him.
It may be something about being and death.

【碎碎念】

纪念人渣我的第一次版权问题。
一开始没打算提的。
毕竟。
只是一篇。
三流回穿狗血剧。
没有经费没特效。
对手甚至。
不是个写手。
就为 原创 这两个字。
没想到有人愿意陪我搞事情。
还不少。
好刺激啊。

【COC克苏鲁】
愉快的到手。
不可名状。
是时候1D100san了。
直接拆封皮系列。

【碎碎念】

梗不少,时间有点少。

【碎碎念】

如果人生的长短是记得的部分,那么对回忆过敏者真是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