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Muyi

COC狂信‖SCP基金会沉迷‖漫威DC涉猎‖松沼色速末‖D5杰佣不拆不逆‖镇魂好磕。
神话/猎奇/黑童话恶趣味/
现实san0玩家。
PS:文笔一塌糊涂!!请给我一万年回炉重造。
PPS:腐男子主要从事搜糖&出小破文事业。

【盾铁】素描与诗歌

《素描与诗歌》

视觉文图转换的神奇病症。
(货真价实的)小甜饼。

内战结束后,复仇者们再次回到了那座熟悉的大厦,他们之间划开的裂缝也在一次次并肩作战后缓缓拼合。

除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

这两位复仇者们的领导依然保持着距离,甚至一起出任务的次数也少了很多,对比内战之前的话。而意外偏偏就发生在他们的合作中。

今天的复仇者们也在刷着踢反派屁股的日常,今天的邪神也在跑出来搞事情。权杖尖端冰蓝色的宝石闪过一道绿光,直指不远处的钢铁侠。此时TONY正被几个小怪牵制住,一时难以躲避,只能快速打开能量护罩,谁知绿光轻而易举地穿透进来。

一个身影快速闪到他的身前,举起盾挡在了两人之前。

然而这道绿光像是软硬不吃,再次毫无阻碍地穿了美国队长的盾牌,并在触碰到两人后瞬间烟消云散,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那两人身上。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掌心的红色射线收拾掉最后一批机械怪物,钢铁侠重新落回了地面,他并没有升起面罩所以没人能看出他的尴尬。

“所以说我才讨厌魔法。”

“哦放心,吾友ANTHONY。阿斯加德只有一些无害魔法可以做到你所言之穿透,且期限在3日以内。”

即使有了邪神他哥的保证,TONY依然有些烦躁,毕竟谁知道他们中的那个“无害”魔法是什么效果,他可不相信那个鹿角会莫名其妙地给自己加个良心BUFF。

复仇者大厦,TONY STARK的工作室。

工作台上成堆的电子设备和悬浮着的蓝色屏幕中,纸质的素描本显得格格不入。想起战场上STEVEN毫不犹豫的救援,TONY转过头戚了一声,继续制作着冬兵手臂2.0。

五秒后,小胡子男人丢下电焊笔和满是机油味的手套,走过去拾起了可怜兮兮的素描本。

雪白的纸张被爱惜得很好,显然是属于那个过时的老兵,明明电子屏幕更好用就是了,STEVEN的素描本TONY不是没有翻过,但都是些风景小物,除了看起来不错TONY认为并没有什么意义。

然而令他惊讶的是,这次他随意翻开一页,上却多了几行字迹。

[不同于表面,TONY其实是个很好的同伴,他甚至特意为我布置了房间。我被时间抛在后面,一觉醒来一切已经改头换面。我很喜欢这里,或许比起不再熟悉的布鲁克林,这里更像是家。]

隐隐约约能辨识出后面模糊的画,应该是他亲手筹划的STEVEN的房间。漂亮的安瑟尔体韵散着中世纪气息,静静地驻停纸上。

老冰棍什么时候这么额,浪漫了?而且上一次自己看到这张画,它还只是张画而已。除了老冰棍,他也没有给过其他人最高权限,更不可能有谁不声不响地跑过来改画。但他还是着了迷般地翻到开头,一篇一篇读下去。

[谁能想到,金红色的铠甲下只是一副普通的血肉之躯。他不同于其他英雄,他的能力由他自己赋予。]画的应该是纽约之战。

[他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虹膜是焦糖的颜色,可惜藏在钢铁面具之下,世人无法欣赏。]背景是TONY在专注地检修面甲。天呐他居然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被STEVEN看到的。

[今天又在瓦坎达的房间醒来,每天睁开眼,我都会期待一下能不能看见复仇者大厦的天花板,然后他笑着告诉我那都是一场噩梦。]一只花瓶和白蔷薇。

[CLINT说回去时要带点特产,瓦坎达的话特产应该是振金吧,或许我可以做一对戒指?]黑豹没有杀了你吗。额等等,戒指?

……

[我真的很想他。]白纸一张,有擦过的痕迹。

END

(二修删除中&下篇。)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