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Muyi

COC狂信‖SCP基金会沉迷‖漫威DC涉猎‖松沼色速末‖D5杰佣不拆不逆‖镇魂好磕。
神话/猎奇/黑童话恶趣味/
现实san0玩家。
PS:文笔一塌糊涂!!请给我一万年回炉重造。
PPS:腐男子主要从事搜糖&出小破文事业。

【盾铁】Dragon and knight 龙与骑士 5

◇7发完结的HE。
◇骑士恶龙的老梗。
◇给妮妮的生贺倒计时。
◇献给每一个宇宙的Stony。

Chapter 5

Steve从墙面上滑下来,坐在地上捂着刚刚被斥力炮击中的肩膀,眼前的身影熟悉到刻骨铭心。

黑塔第50层格外宽阔,硕大的落地窗前可以俯视整片神秘的黑森林,繁密的藤蔓纠缠不清,参天巨木接踵比邻,荒凉与凶险悄然潜伏其下。

金红色的铠甲如同神祇悬在半空,居高临下地望着不速之客,掌心的斥力炮闪着蓝色萤光。“嘿,没想到我们伟大的Cap也有灰头土脸的一天。”

“叫我Steve,Tony。”

“哦不不,你没法证明。谁知道你是美国队长还是那什么骑士队长?何况你是用剑的又不是盾牌。”对方摊了摊手,面甲没有打开的意思,电子音带着挑衅的味道。

“看来我只能让你的身体自己想起来了,Tony。”

Steve站起身,随手将锋锐的剑刃插在地上,取下挂在墙上装饰用的古罗马盾牌。

Annie第一次没有听从Tony的话待在自己的房间,她站在暗门口忐忑地听着外面的动静。石门的轰鸣预示着什么她十分清楚,裙摆被攥得紧紧的,“没事的,要相信Daddy。”但接下来更加激烈的打斗声瞬间提起了小女孩的心。

盾牌迎面而来,Tony刚想用斥力炮将它击飞,然而盾牌掠过他的身侧,在墙角一撞划出一个弧度折返而来,狠狠地敲在腿甲的动力装置上,蓝色的火焰不稳地跳动着,他只能踉跄地落回地面。

好吧,美国队长的物理学绝招他又领教了一回。对方没有去拿落在一旁的盾牌,反而迅速冲了过来,Tony也好胜地没有开启导弹和斥力炮,在对方距离自己一步之遥时屈身踢向对方的小腿。

复仇者大厦的训练室里,他们之间重复过无数次这样的近身战,这一回钢铁侠信心满满,可惜除了多坚持了一会儿之外,结局还是和往常一样没什么变化。

因为一时疏忽,钢铁侠再次被美国队长撂倒在地,Steve扣住Tony的肩甲将他固定在地上,同时控制着力度避免伤到对方,在Tony开始反抗前迅速握住他的面甲,一把扯下。

漂亮的金色狭瞳直直撞进了Steve的眼睛,金色倒映在蔚蓝里,仿佛瓦尔登湖中远天晚霞的倒影,两人都有一瞬间忘记了呼吸。

黑发男人微微张着嘴,因为刚才的战斗有些喘息,Steve几乎能看到齿关后那一截灵巧的舌头。他近乎虔诚地俯下身,想要吻住自己三年未见的恋人。

手下的盔甲有一瞬间的颤抖,然后便没有了动作,长长的睫毛微微遮住金色瞳孔。Steve将这当做是Tony的默许,失而复得的狂喜冲刷抚平着他的心脏。

金属撞在地面的声响后突然就没有了动静,Annie再也控制不住几乎要决堤的担心,她必须做点什么,Annie咬了咬牙,一把推开了暗门。

“住手!Tony不是坏人!不许……”

地上的两人齐刷刷地看向她,金发碧眼的骑士长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但仍没有放开的意思,在被身下的人踹了一脚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

“Daddy!他打你了!”吓坏了的小女孩冲过来抱住了黑发男人的腰,Tony赶紧收回一身硌人的装甲,安慰都摸了摸小公主的金发。

“没事了,他是Daddy的熟人。”

Steve在惊讶了一瞬后立刻猜到了Annie的身份,“你好,我是骑士长,我向你保证绝不会伤害Tony的。”显然Steve并没有掌握安慰小姑娘的技巧,听到这个身份后小女孩哭得更凶了。

在两个大男人手足无措时,万能管家终于在Tony感激的目光下现身,从容地抱起渐渐平静下来的小公主回了房间。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被金毛的目光盯着,Tony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他的心脏跳得有些快。刚刚他和Steve几乎要亲上了,倒不是说他不喜欢对方这么做,那可是美国队长啊。即使在原来的世界里他们已经的关系暧昧,但碍于各自的身份和没有休假的英雄事业,两人也没来得及好好亲过几次。

忽然他感受到自己被拉进来一个怀抱里,金发男人小心地托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按在他的脑后,硝烟与尘土的味道冲入Tony的鼻腔。

“让我留下来。”

能在刷牙时解开五次多项式的大脑难得死机了,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二次,前一次是在监控里看见了Steve,然后就是现在。

Tony放松下来,安心地把脑袋搁在金发男人宽阔的肩膀上,三年时光冲淡了最初的彷徨与失落,他们之间的矛盾如同斑驳的墙纸悄然剥落,渐渐露出背后的真心。

“好吧。”

那之后Steve住进了黑塔,Jarvis负责修理战损时他自然地接手了照顾Tony的任务,而小公主浓浓的戒备也在Steve精心准备的一日三餐下松动,偶尔愿意和骑士长说几句话。

黑塔的格局和复仇者大厦大致相同,那些令人望而生畏的陷阱平时被收入墙壁或地板的隔层,现在的它就是一座单纯至极的塔。

Steve端着两杯牛奶,AI管家体贴地为他调开了面前的门,房间里一片漆黑,半空的电子屏将小胡子男人围在其中。

“Steve,如果你送来的是咖啡我大概会很开心。”

“不,你错过了晚餐,空腹喝咖啡并不好。”

“哦别那么死板,来瞧瞧我发现了什么。”听见脚步声来到身后,Tony随手一划,几张波动的数据图出现在Steve眼前。

“这是什么?”

“魔法。”

“从你的口中听到这个词还真是有些难以置信。”

“嘿毕竟我也在这儿待了三年,魔法也就是一种科技!想象一下这个世界的道尔顿和阿佛加德罗没有提出原子论分子学,反而发现了另一种微粒控制着整个世界,于是人们称之为魔法,它就像常识一样……”

“好的天才,打断一下,请你翻译一下这张图吧。”

“介绍一下,这位是达摩克里斯先生,嗯就是你的那把剑,我扫描出了它上面的能量波段。如你所见,毫无规律,简直就像在永不停息地发生聚变,好吧性质差不多。”

Steve拿起搁在实验桌上的长剑,仔细端详着其上不起眼的细密纹路。

“顺便它可比看上去的危险多了,我刚刚测试到它对生命体造成的伤口将无法愈合,永久性的那种,所以感谢你昨天没拿这把剑砍我。”

Steve迅速把剑了放回去,“我也很高兴当时我没有那么做,我以为她给我的只是一把负有盛名的普通武器。”

“她?”

“额……我的主治医生,她的祖父是祭祀。”

Tony吹了声口哨,“原来是定情信物~”难怪他总是找不到,原来这把剑根本不在皇宫里。

“不!我们绝对没有关……”

“名字?”

“Samude。”

黑发男人沉默了一下,抽出一张羊皮纸,将这个罕见的名字写了下来,六个字母闪过一丝诡异的熟悉感,Tony再想仔细翻找记忆却已经毫无头绪。

钻心的疼痛来的毫无预兆,随着心脏的跳动蔓延向四肢百骸。

“该死的,我有些难受。”Tony扶着椅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他只能尽可能保持着冷静,自从成为恶龙,他以为他的心脏问题早就迎刃而解了。

“Tony,你的眼睛变回来了……”担忧的询问隐约传来,眼前金发男人的身影越发模糊。

好吧他大概知道这次龙化的是什么地方了。

蓝色的心脏和反应堆一样,狠狠嵌入不合适的地方。

(关于蓝色心脏的解释在第一章开头有过。)

TBC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