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渣Muyi

COC狂信‖SCP基金会沉迷‖漫威DC涉猎‖松沼色速末‖D5杰佣不拆不逆‖镇魂好磕。
神话/猎奇/黑童话恶趣味/
现实san0玩家。
PS:文笔一塌糊涂!!请给我一万年回炉重造。
PPS:腐男子主要从事搜糖&出小破文事业。

【盾铁】Dragon and knight 龙与骑士 7(完结)

◇Mr.Stark, Happy birthady.
Always the best wish for you.

Chapter 7

清浅的鸟鸣传入房间,Steve缓缓睁开眼,过去纠缠心头的梦魇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右臂上的沉沉重量契合地填补了命运中的空缺。

昨晚的记忆迅速回笼,Steve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和Tony签约了(这没问题),然后他由于副作用和积压的情绪失控了(可以理解),然后……他们做了全套,很多次的那种(是的你还把某人caokule)。

黑发男人仍处于熟睡中,眼角有些红,被子外的脖颈上青青紫紫,都是自己留下的痕迹,沐浴液的清香从新衬衫上传来,看来昨晚他还算良心给昏过去的恋人做过了清洗。

Steve低下头,庄严地在Tony的额头印下一吻,望着他无意识地往自己怀里缩了缩露出了一个幸福的微笑。如今他们终于可以暂且放下各自身份,厮守一个安宁的早晨。

Steve用剩下的那只手捂了一下脸,虽然有些对不起但还是好开心。接着他瞥见自己的左手上印着的一行赤色的符文,如同精巧的戒指圈在无名指上。

Steve张开手看了半天也不明白那些古老符号的含义,但通过它Steve能清楚地感受到枕边人平稳的情绪,这大概是签约带来的又一份惊喜。

于是当Tony睡到自然醒,睁眼就望见美国甜心放大的脸,吓得他差点没把对方踢下床。然而此时恶龙先生想要换个姿势都难,更别提这种高难度动作了。

“Ste……”Tony刚一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可怕,暗骂一句身为花花公子他也太丢脸了,不,这都怪美国队长那张完美的脸,完全就是他的菜。

“Tony早安,还有昨晚抱歉,下次我不会这么粗暴了。”Steve澄澈的蓝眼睛凝视着他,忐忑地想确认对方有没有生气。Tony破罐子破摔地把自己埋进对方的大胸,这副表情让他怎么发火。

“水。”

然而当金毛拿着温热的蜂蜜水回到房间时,黑发男人又蜷成一团,猫一般地缩在被子里昏昏欲睡。

“Tony,起来先喝一点,你现在不能喝凉的。”虽然有些不忍心把他惊醒,但Steve心中恋人的健康仍然是第一位。

在对方乖乖喝完半杯后(Tony:哪有乖乖,明明是反抗无效),Steve交换了一个带着蜂蜜味浅尝即止的吻。

“老冰棍,今天不去慢跑啦?”

“Steve,你去照顾下Annie小公主怎么样?”

“Steve!我饿了,你去集市买点东西回来。”

Tony似乎铁了心要把Steve赶出卧室,知道理亏的Steve也只好顺着他“别乱跑,我做好午饭再来叫你。”

Steve前脚刚走,Tony立刻呼唤了Jarvis。

“Sir,需要我的本体前来吗?”

“不用,调出Samude的个人资料,随便什么途径。”望着眼前屏幕上划过的进度条,Tony心中的危机感越发强烈起来。

一个祭祀能拥有达摩克利斯之剑,还将之放在自己家里丝毫不设防地被孙女拿走?

“Sir,查无此人。”

“搜索祭祀名单。”

AI管家沉默了一下,“由于祭祀侵犯到了王权统治,该制度早已废除,所有祭祀都被处以火刑且没收了所有财产。”

“这真是个笑话,连谎言都算不上,简直就是故意留下来嘲讽我们的。”

“Sir,需要我通知Mr. Rogers吗?”

“不,你以为我为什么把他支开,别忘了他现在是为人歌颂的骑士长,这种事情交给恶龙来做就好,我们直接去找剑的正主。既然对方战书下得这么嚣张我们自然要快点。”

隐形模式解除,Tony从盔甲中踏出,拿着黑色的剑匣走向操练台旁的身影。

“小姐,你不去参加骑士长的默哀仪式吗?”

“先生,人死即死了,没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明天他们就会有新的人选了。”

“那你也不准备拿回那把剑了?”

“哈,你这不是送来了吗?”

“恶龙先生。”“美杜莎。”

“好吧,看起来你解开了我准备的第一个迷题。字母打乱后重组,Samude?主治医生?那位骑士长还真是幼稚。”

“我想我不只解开了第一个,Medusa,还有关于你的目的。”

“说说看,杀掉骑士长?杀掉你?得到你的契约?看起来后者我是没有希望了。”黑色的瞳孔不知何时变成了翠绿色,不悦地扫过Tony的左手。

“全部,顺便还有颠覆一下这座王朝。作为旁观者太久了,你也想尝尝鲜不是吗?”Tony取出长剑,将剑匣丢在一旁。

“恶龙先生,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那么你获得了解开最后一个谜底是资格——为什么我现在不直接拿这把剑杀掉你?”

拔剑出鞘的一刻,火烧般的剧痛蹿上Tony的手臂,锐利的剑刃一下子脱手刺入了地面。

“什么?”陷阱吗?那为什么Steve拿着就没事。他抬头望向一脸微笑的美杜莎,这一切打乱了他的计划。

“放心,我可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她缓步上前,握上了剑柄,火光瞬间包裹上了白皙的手臂,留下一道灼烧的痕迹。

“恶龙先生,这个问题我还希望你能给我解决呢,为什么不是人类就无法使用!不过还是感谢你为我除掉了那个能拿起它的骑士长,现在也请你退场吧。”

医生翠绿的长发瞬间变回了蛇的模样,直朝着黑发男人的脖子咬去。

集市中,Steve无名指上的符文亮了亮,“Jarvis,Tony还在家吗?”

“Sir在十五分钟前离开了。”

“带我去找他,快。”耳机通讯结束,一辆飞行摩托很快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在民众的惊恐里翻身骑上,这次他可不能再错过了。

又一阵箭雨逼得黑龙飞上高空,与之相对的,巨型人面蛇女立在城墙内,强大的魔力蛊惑着士兵发起攻击。

“这样的攻击也太孱弱了。”蛇尾不耐烦地扫开一排士兵,从高大的城防工事上摔下去自然难免死亡的命运。然而破空声响起,黑龙俯冲而下,接住那些倒霉的家伙带到了城下。

“真是可爱的行为,可惜你也知道这是个陷阱。”落回地面上便成了美杜莎的主场,翠绿的长发卷住左侧的龙翼,刚想再次升空的恶龙被狠狠地拽了下来。

黑龙的吐息逼着翠绿的小蛇分分躲避,被烧断的却又再次生长出来,Tony心中腹诽这能力简直是九头蛇的翻版。

细细的疼痛从没有龙鳞保护的翅膀根部传来,虽然他及时用尾巴扫开了女妖还是被咬到了。石化从伤口处开始蔓延,他再想飞已经无能为力。

“真是好奇你的骑士到底是谁,看来你对他来说也不怎么重要啊。”女妖的双手抚上Tony的左翼,缓缓从石化的地方将其折断。

Tony忍着剧痛,驾驭陌生的身体挣扎着反击,但在恢复力惊人的美杜莎面前只要不是致命伤都毫无威胁。

当焦急的骑士长拿着达摩克利斯之剑赶到时,眼前的场景刺痛了他的眼睛。美杜莎将半只石化的龙翼扯了下来,恋人隐忍的痛苦从无名指尾传来,掐紧了他的心脏。

达摩克利斯之剑带着无边的愤怒削断了女妖的长发,凄厉的叫声瞬间传来。失去控制的魔力再也无法蛊惑人心,黑龙身上的石化也尽数退去。

“不可能……你怎么还活着。”美杜莎震惊地望着Steve手上与恶龙如出一辙的符文,带着怨恨与不甘化成一条小蛇,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Tony维持着龙形安静地匐在地上,方便那些受宠若惊的医师给他的翅膀止血,骑士长站在众人面前解释着一切,然后转过头在他的眼睑上落下一吻,Tony享受地眯了眯眼。

“Tony,你这次太草率了!回去准备好好反思吧。”

Steve如愿获得了黑龙的一声哀嚎。

相爱的人最终得偿所愿厮守一生,如此即是最美好的童话故事。

END

评论(7)

热度(32)